克观的说
行者偶留
http://blog.ifeng.com/96657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三——访师问道,顿悟禅机

2016-10-23 07:37:3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540 次 | 评论 0 条

破山禅师的故事

克观


三、访师问道,顿悟禅机

蹇栋宇出家后,开始了佛门青灯古佛的生活。每日劈材跳水,洒扫庭院,诵经念佛。仅仅过了几个月,他所仰慕的大持法师便圆寂离世了。失去了大持法师的姜家庵,已经不能满足海明求知的愿望。听说附近的邻水县延福寺有一位叫慧然的法师在讲《楞严经》,于是海明向容光法师请假,前去听讲。《楞严经》是佛门中具有重要地位的一部经书,内容深邃,涵盖诸多哲理。海明听讲至“一切众生,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的时候,触发内心的念头。不觉想到:“我出家是为生死解脱,生死循环也就如同车轮转动,如果不受这车轮转动的影响,一定要先明白自己的本性真心,知道了本性真心,就不再辗转轮回,不再畏惧于生死的循环。”认定了念头,海明将十卷文字的《楞严经》熟读。读经以后,又仿佛有契合内心的地方。禅宗自南北朝时候由菩提达摩从印度引入中国,向来提倡不以文字语言为依据,要求学禅者直面内心,明白本性,顿悟成佛。这种有别于之前其他佛教宗派的修行方法,被称为“教外别传”。初入佛门的海明,对禅宗的这种方式非常感兴趣,只是苦于意味玄妙,一时难以理解。

这一天,已是满腹疑问的海明来到慧然法师的禅房,向法师请求答疑。慧然讲述了种种的佛教故事和经典中的比喻,但依旧不能解开海明心中的疑惑。对于本地的佛学水平,已经不能满足海明的需求,他对禅学的见解,更是难以找到导师和知音。第二天,海明写下了这样一首偈语:“我为生死来出家,何须更算海中沙,无常杀鬼卒然至,锦绣文章乱似麻。”大意是:我为了脱生死轮回才削发出家,无需纠缠于浩繁的佛教文字中去,生命的无常让我们随时都可能离开人世,这些冗长的哲理、典籍岂不是耽误真正的解脱修行。此时的海明,已然洞察了大乘佛法的精髓,和禅学的契合也更深入了。写罢,他向慧然法师告辞,再一次背负行囊,戴上斗笠,只身一人离开四川。这一次,他希望寻找真正能够为自己答疑解惑的高僧,找到出家以来心中种种不解的答案。

离开四川,海明顺三峡水道到了湖北。在荆州的时候,和另外一位游方的禅僧相遇,两人同行,到了湖北浠水县。借宿于浠水吴王庙期间,海明身患痢疾,不能前行,同行的禅僧自顾云游,竟然告辞而去,留下了海明只身一人,病患之中无人照顾。所幸遇到了一位叫张稜溪的居士,见到这个二十一岁的年轻僧人虽然患病,但是双目依然炯炯有神,不同混迹江湖的俗僧。于是将海明迎接到自己家里,请医熬药,精心照顾了三个月。海明的身体痊愈后,向张稜溪辞谢,继续自己的参访旅程。

带着对佛法的疑惑不解,海明终日闷闷不乐,犹如心中压着一块巨石。他也尝试着如古人一般,查阅高僧们遗留下来的开悟的案例、心得,可反倒更增加了自己的疑问,犹如被困于银山铁壁一般。湖北之地,自古以来是禅宗高僧青睐的地方,其中黄梅更是湖北的一方佛门圣地。黄梅县,位于湖北省东南。黄梅县有东、西二山。西山,位于黄梅西北十七公里,又名破额山、破头山、双峰山,有诗云:“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禅宗四祖道信大师弘法于此山正觉寺,即为后人所称的“四祖寺”。东山又名冯茂山,位于黄梅东北十七公里处,禅宗五祖弘忍大师弘教于此山之真惠寺,后人称之为“五祖寺”。后来缔造中国禅宗的六祖慧能大师继承五祖弘忍之衣钵,弘法于黄梅西南城外之东渐寺。自此以后,黄梅遂丛林处处,而成为佛教胜地,史称黄梅佛国。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曾颁赐“天下第一山”匾额。

来到黄梅的海明,在破头山自己搭建了茅草屋,一住就是三年,过着草衣木食清贫的苦行僧日子。他暗自发愿:如果不能在此参悟禅法,将誓不下山。诵经念佛,参禅打坐,经行劳作,海明把千百年来佛门能用的修行方法都试了个遍,就如同当年佛祖修炼神通,雪山苦行一般,依旧没有找到豁然顿悟的方法。逐日的苦修,渐渐让自己昏沉不安,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彻悟禅法了。这天,海明在自己堆放的经书中偶然翻阅到了一本《高峰语录》。高峰禅师是生于宋代的高僧,相传元世祖至元己卯年,禅师上天目山西峰,入张公洞,题曰“死关”,在洞中参悟佛法十五年不曾出户,后来终于顿悟禅法。于是,海明效仿古代高僧,为自己限定了七天的时间,逼迫顿悟禅法。他每日在破头山上打坐、读经,不吃不喝,也不睡觉。到了第五天,已是两眼昏花,手脚无力,行走起来如同踏在空中,毫无感觉。海明倒也不惊恐,心中不存一丝牵挂,似乎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修行到第七天,他踱步来到山间一处悬崖边上,举目望去,群峰尽在眼前,自言道:“开不开悟,性命保不保,就在今天了!”从辰时站到未时,突然觉得眼前一马平川,群峰都已消失。于是海明迈步就走,早已忘了脚下便是陡峭悬崖。这一迈步,便从山顶摔了下去。神奇的是,海明并没有丢了性命,只是将一只脚扭了一下而已,又一拐一瘸的回到了四祖寺休息。到了晚上,海明熟睡翻身的时候,忽然觉得被扭的脚疼痛难忍,又觉得从前参悟禅法的疑惑似乎已经有了答案。至此,心无挂碍,安心睡觉,直到天将破晓,屋外有居士听到海明在禅房里大叫:“屈,屈!”居士进屋关心的询问:“师傅脚痛么?”海明抬手就是一掌打在居士脸上:“这个境界,你哪里能明白!”禅的理解,突破了语言文字的范畴,转而以喝骂、棒打等活泼的方式表达,寻常方法,是难以领悟的。

海明从破头山这一摔,终于顿悟禅法,于是他自号“破山”。这一年是明朝天启元年,即公元1621年,海明二十五岁。后来又有文人认为海明是明代重臣之后,有感于明被清灭,“国破山河在”,而自号破山。其实,破山这个自号,早在明亡前二十年就被海明所用了。破山海明这个称谓由此开始。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二——了却尘缘…      下一篇 >>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四——遍参尊宿…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竹翁

西蜀邹氏子,曾于中国佛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佛学。曾任某省佛协副秘书长。现任某区佛协秘书长,某寺管委会副主任。有缘,欢迎同行。联系电邮:keguan001@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