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观的说
行者偶留
http://blog.ifeng.com/96657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六——四面烽烟,为道还乡

2016-10-30 15:51:0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845 次 | 评论 0 条

破山禅师的故事


克观


六、四面烽烟,为道还乡

   明代中后期,朝廷腐败,宦官专权,百姓民不聊生。崇祯三年(1630年),张献忠积极响应王嘉胤的反明号召,率米脂十八寨农民起义,他英勇善战很快成为三十六营的主要首领并以能谋善战的八大王出名。自古以来,“天下未乱蜀先乱”。崇祯六年(1633年),张献忠首次入川,攻克夔州、大宁、大昌、新宁、通江、巴州、保宁、广元等州县。崇祯七年(1634年)年,再次入川,拥兵十万,再克夔州、大宁、大昌、巫山、巴州等地。破山回到四川后,烽烟战乱接踵而至。据《梁山县志》记载:“崇祯七年,张献忠犯梁山。”虽然这次张献忠被梁山兵勇抵挡在外,但是时局的动荡已经让佛门也不再安宁。

1633年,回到四川不久,破山就回到故乡大竹作了一次短暂的停留。破山一直情系自己的启蒙老师大持法师。虽然出家不久,大持法师就圆寂了,但这一段深厚的佛缘,破山早已铭记于心。这次回到大竹,正是在学成之后对法师的礼拜。看到阔别多年的姜家庵几近破落,大持的灵塔之上生出了荒草,而当年自己的剃发师父容光法师也已经还俗,成为当地的一名乡绅。扫塔之后,破山感叹不已,很快就返回了梁山太平寺。不知是出于对大持法师的尊重还是对容光法师还俗的遗憾,破山的后人在记述中,不再提到容光法师,而是将大持作为破山的剃度师父。

佛教认为,真理和智慧无处不在,更在每个人的内心之中,只是众生无知,不去重视和注意,更不懂得珍惜,所以每每向外在寻找答案,而不去审视自己。据此,也就有了“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乃至有了“灵山脚下无好人”的俗语。“衣锦还乡”是大多数中国人的梦想,但对于修道之人的返乡境遇就大相径庭了。唐朝禅宗大师,“踏杀天下人”的马祖道一,悟道之后,法幢高树,度人无数。一次,马祖返回故乡——四川什邡。最初,乡里邻居只听说有一个天下闻名,连皇帝大臣都尊敬的“马祖”要回我们乡间老家了,于是大家夹道而观。当马祖步行在故土的道路上时,溪边一个洗衣服的老太太见到后哈哈大笑道:“这哪里是什么圣人高僧,他不就是马家编簸箕的孩子吗。”原来,马祖幼时家境贫寒,以编织簸箕为生。众乡里听这么一说,哄然一笑,尽皆散去。马祖十分感慨,作偈说:“得道莫还乡,还乡道不香,溪边老婆子,唤我儿时名。”

无独有偶,耶稣回到家乡布道时,人们也是惊讶地说:“他不就是那个木匠的儿子吗?他的母亲不就是玛丽亚吗?雅各、约瑟,西门和犹大不都是他的弟弟吗?他的妹妹不是住在我们这里吗?”于是家乡人开始厌弃他。耶稣就此议论说:“先知在自己的家乡是从不受人欢迎的。”当代哲学家周国平先生说:“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对于一个精神上的非凡之人会发生两种感想。第一、他们经常看到这个人,熟悉他的模样、举止、脾气、出身,家庭状况等等,就自以为已经了解他了,在他们看来,这个人无非就是他们所熟悉的这些外部特征的总和,仅此而已;第二、由于生活环境相同,他们便以己度人,认为这个人既然也是这个环境的产物,就必定是和自己一样的人,不可能有什么超常之处,即使这个人的成就在本乡以外发生了广泛的影响,他们也仍然不肯承认。”

1639年,大竹的地方官员邀请破山回故乡住持无际寺。破山不便推辞,于四月率弟子们抵达无际寺,按照禅寺传统,结夏安居三月,期间讲经说法,推行禅学,大竹官民耳目一新。后有识之士希望留破山长久居住,破山以万峰太平寺需要管理为由推辞,然后返回了梁山。

1637年,张献忠三次入川,围攻成都。崇祯十二年(1639)年明政府急派大学士杨嗣昌督师襄阳,统兵十万,对张献忠大举围剿,张献忠奋力突破包围,经由鄂西、陕东第四次入川。1641年,当明军精锐聚集在四川的时候,张献忠急由四川开县东下,进入湖广。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张献忠率领农民起义军攻占武昌,明总兵左良玉率师20万由安庆西上进击张献忠部,张献忠率军第五次入川。也就是1643年,正在开县大宁寺的破山禅师,见时局动荡,战乱四起,深感不安。想到当年蹇家一族没落,为避祸事而迁徙到大竹乡下,那里地处群山之中,远离官道,偏僻人少,而且尚有自己出家的姜家庵可以居住。于是破山决定回到故乡。这时,破山身边已经长期聚集着众多徒弟,听闻师父要回乡,大家都依依不舍,破山便带着他们一道返乡。

破山返乡之后,沿袭禅宗的传统,一边参禅修行,一边劳作自养。据大竹乡间的传说,返乡后的破山是个大有神通的人物。由于年年的战乱,乡下少有男丁,春耕之时,百姓们栽秧都忙不过来。破山于是带领徒众帮助百姓栽种。这天,相隔几十里路程的李老汉和张老汉遇到了一起,李老汉问:“张家的,我要去城里买点盐,中午回去留帮我栽秧的破山和尚在家里吃饭,你去哪里啊?”张老汉说:“李家的,我去赊点油。你莫乱说,破山和尚这会儿明明在我家帮忙栽秧。”两人都说破山刚才还在自己地里栽秧,两地有几十里的路程,破山哪能来往这么快呢?这二人满腹狐疑的回到自家,急忙去地里看,都看到了正在田里栽秧的破山。一时间,破山有分身之术的消息传遍乡间。直到今天,大竹双拱的乡民,依然津津乐道这段传闻。

回到大竹之后,破山率弟子们重建姜家庵。为了纪念自己蒙学受业的寺院,破山把姜家庵更名为“佛恩寺”,以表感激佛法恩赐,又为回报大持法师师恩。佛恩寺在众人合力之下,仅仅用了数月便焕然一新。这年冬季,时局吃紧,破山嘱咐弟子们:“现在烽烟四起,你们都各自远走躲避战乱去吧,我就在这里听天由命了。”徒众散去,只有弟子雪臂印峦不忍离去,誓愿和师父生死相伴。不久,川东一带兵戈稍微缓和,弟子们又返回大竹,拥护破山依旧迁往梁山万峰。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五——万峰崛起…      下一篇 >>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七——十年流离…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竹翁

西蜀邹氏子,曾于中国佛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佛学。曾任某省佛协副秘书长。现任某区佛协秘书长,某寺管委会副主任。有缘,欢迎同行。联系电邮:keguan001@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