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观的说
行者偶留
http://blog.ifeng.com/96657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七——十年流离,广施教化

2016-11-02 16:13:1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898 次 | 评论 0 条

破山禅师的故事

克观


七、十年流离,广施教化

1643年至1653年,这十年间,农民起义、清军征伐、反清复明、地方割据,战乱此起彼伏,天下已无宁静之日,川中更是生灵涂炭。破山也携徒众,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就在破山避乱于大竹佛恩寺期间,这年冬季,大家正在寺中坐禅。突然一阵喧嚣,寺门被砸开,一众军马聚集在大殿前。其中一兵丁上前,指着破山向头领说道:“就是他,这个人就是朝廷派来镇压我们的唐进士,这人在达州几次将我们打败!”头领一声喝道:“众兄弟,将这个唐进士和这些人都捆绑起来,待会儿大刑伺候。”众僧急忙辩解:“将军,我们都是修行的僧人,哪里有什么唐进士,他是我们的师父破山和尚。”一旁的兵丁吼道:“你们这些假冒的和尚,休要瞒我家头领。你这为首的和尚,相貌奇伟,短发长须,与我在达州见到的唐进士别无二般。剪短了头发,穿上了衲衣,就想瞒天过海!”兵士们将破山连同僧众捆绑起来,押回了军营。

破山被双手反绑,吊在房梁之下。四周是紧握钢刀的兵丁,头领站在中间,手里拿着皮鞭:“唐进士,赶紧从实招认,达州尚有军马多少,分布何处?”“阿弥陀佛,将军,我哪里是唐进士,只是讲经说法的和尚。”被折磨得痛苦不堪的破山,低声回复。几经辨认,反复问讯,破山乘此机会向军士们宣讲佛法,劝化大家少生杀戮,并讲述了自己出家修行以来的种种见闻故事。头领见这他言谈举止着实是个僧人,这才放了心。此时已是夜半三更,头领为破山解开绳索:“大师,多多得罪了,只因你长得太像官军的统领唐进士。我这就放你们回去,为我军好好念经祈福,保佑我们早日灭了官军,保佑义军早日灭了大明。”众僧星夜赶路,终于回到佛恩寺。

战火纷飞,大家如同在烽烟的夹缝中获求生存。1641年春,破山从丰都又辗转至泸州。在这里,破山度化了昔日朝廷的高官牟秉素、樊我劬。牟秉素,天启五年(1625)进士,后官至吏部尚书、紫薇舍人;樊我劬,曾任吏部郎中。牟秉素昔日在南京做官的时候,就听朝宗禅师讲:“天童密云圆悟的正宗,正是四川的破山禅师,你以后回到四川拜他即可,不必现在舍不得我这个师父。”如今,见到了破山禅师本人,这两位士大夫高兴万分,每天和破山请教禅法,如醍醐灌顶。

第二年,破山从江安蟠龙寺乘船,入长江,顺流到了开县。越明年,清军节节逼近四川,长江以北已是狼烟遍地,而长江南岸山形陡峭,尚有南明政权抵御,显得相对平静。今天重庆市的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正位于长江以南,其地形有形成“两山夹一槽”之称。明洪武八年(1375),置石柱宣抚司,隶重庆卫。天启元年(1621年),镇守石柱的女宣抚使秦良玉勤王有功,升石柱宣慰司,隶夔州府。秦良玉(1574年~1648年),字贞素。四川忠州(今重庆忠县)人。1595年(万历二十三年),秦良玉嫁石柱宣抚使马千乘为土司夫人,先后率军参加勤王、讨伐张献忠、抗清等诸多战役,相继被崇祯帝及南明永历帝封赐为大明柱国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太子太傅、少保、四川招讨使、中军都督府左都督、镇东将军、四川总兵官、忠贞侯、一品诰命夫人。

难觅安身之地的破山禅师,差人向秦良玉递交书信,希望能到石柱避乱。秦良玉早闻这位大明元老蹇义之后的高僧破山,收到书信很是欣喜,立即派出官员以及石柱三教寺的住持永贞法师,到百里之外的忠州迎接破山禅师。达到石柱后,破山见到的是乱世中的一番难得清静之地。本地多少数民族,民风纯朴;且在秦良玉的管理之下,安然有序。这使破山很为高兴。于是,秦良玉迎请破山住于石柱三教寺,并重新修葺了寺院。石柱的百姓,对高僧破山的到来也很恭敬,很多人皈依于破山。破山原本打算到石柱隐居避乱而已,不曾想此地人民笃信佛教,三教寺每日人声鼎沸,香火兴盛。女将军秦良玉更是亲自拜在破山门下,依破山为师信奉佛法,她的众多部下也紧随其后,成为破山的在家弟子。

顺治五年(南明永历二年,1648 ),永历政府重占湖南、两广、江西、四川、云贵七省。南北呼应,激荡起了南明政权的第一次抗清高潮。是年,秦良玉逝世。南明王朝从建立之初就已摇摇欲坠,内讧不断。就在永历政府抗清之际,明宗室朱容藩自称楚世子,于夔州建行台,称制封拜。时任南明大学士的吕大器奉命督师征讨朱容藩。

吕大器(1586—1649),字俨若,号先自,四川遂宁县北坝人。崇祯元年(1628)中进士,授行人,历吏部稽勋主事、右佥都御史、南京兵部右侍郎。曾巡抚甘肃,又曾总督多地军务,后讨张献忠破樟树镇,收复峡江、永新二郡。唐王召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1646年,吕大器在广东与丁魁楚等拥立永明王监国,令以原官兼掌兵部事。后来,又封为少傅,尽督西南诸军。

吕大器信奉佛教,尤其精于禅学。1649年春,他差专使送信给破山,希望破山能移尊驾到军中交流佛学,破山以体弱多病推辞。吕大器因征讨公务在身,不能自己去见破山,于是不断派人前去邀请。破山素闻吕大器信佛,不好再推辞,前往军中会晤。两人相见,破山就是一顿禅宗的喝骂相赠,这让位高权重的吕大器大为恼火。岂料,这也正是破山折服其傲慢之心的方法。后来,在破山的点化之下,吕大器顿悟禅机,行跪拜大礼,以居士身份成为了破山门下的入室弟子。破山回到三教寺后,吕大器多次书信给破山禅师,并以天台山上寒山、拾得的关系来比喻师徒二人的情谊。寒山、拾得是唐朝时候两名高僧,二人参悟佛法,吟诗作对;互为师徒,友谊深厚,甚于手足。清代的雍正皇帝正式封寒山为“和圣”、拾得为“合圣”,和合二仙从此名扬天下。顺治六年(1649),吕大器行军至贵州思南,病逝于都匀,谥“文肃”。

甲申以来,李自成为首的农民军起义,各地纷纷效仿,此后地方割据、军阀混战、清军入川,一系列的混乱局面,在世人看来恰如六月飞雪,严冬闪电,然而这些世间的骤变在破山的眼中,不过如平常茶饭一般。正所谓“诸法因缘生,明了皆梦幻,”还有什么放不下,看不明的呢。《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六——四面烽烟…      下一篇 >>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八——开斋破戒…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竹翁

西蜀邹氏子,曾于中国佛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佛学。曾任某省佛协副秘书长。现任某区佛协秘书长,某寺管委会副主任。有缘,欢迎同行。联系电邮:keguan001@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