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观的说
行者偶留
http://blog.ifeng.com/96657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九——一代宗师,双桂飘香

2017-01-12 20:30:1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克观

崇祯十七年(1644年),张献忠攻陷夔州,建立大西政权,又与李自成的部下郝永忠、刘体纯等40余万人结合。顺治三年(1646年),张献忠战死,郝永忠、刘体纯、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白文选、袁宗弟、李来亨等联合王光兴、谭文、谭诣、谭宏等地方武装大举反清,共有16个支兵力。顺治八年(1651年)高必正被孙可望所杀。李来亨回到巴归,“颇以威信御众”,在湖北兴山县茅麓山建立基地,与南明将领王光兴会合,史称夔东十三家,有兵二十余万。清道光年间的《重庆府志》记载:“时川中诸贼,或称四家,或称十三家。袁韬、武大定及夔州谭文、谭诣、谭宏,巫山刘体纯,丰都胡明道,金城姚玉麟,施州卫王光兴最著。”

1651年冬,屯兵今天重庆万州的谭文、谭诣等,迎请破山至万州太白崖万年寺居住。回到离别近二十年的地方,饱经战乱离别,当年留下的弟子们再见破山时,如同相隔几世的亲人重逢。次年夏季,破山到开县安居结夏,沿途善信、乡绅夹道欢迎,皆称“古佛重来”。1652年初冬时节,屯兵梁平金城寨的姚玉麟前往开县迎请破山至自己山寨,并临时建一小寺,供破山师徒居住。金城寨,位于梁平县西南处的丘陵之间。山形如同一面天然的屏障,远处看去,恰如一堵人工修葺的高墙。经历了十年颠沛流离生活的破山,终于在金城寨安身,开始了相对安宁的修行。在姚玉麟的安全保障及物资供给下,前来参拜破山的人日渐增多,金城寨小小的寺院已经难以容纳。姚玉麟向破山说:“大师您门下高徒众多,如今更是门庭兴旺,只有大的寺院才能容纳下大家了。我已经为师父您看好了一个地方,以前是本地祝姓家族祭祀孔圣人的祠庙和族中办学的地方,因连年战乱,几近荒废。这个地方地势平坦开阔,可以作为将来营造大寺院的基础。”

这天,姚玉麟邀请破山一起来确定建寺之地。破山矗立于金城寨远眺,果然前面有一片平坦的良田,地如卧龙之势,尾座东北,头面西南,前有沟渠环绕,风水绝佳。破山说:“此处很好,将来建成寺院,足够一千二百五十人居住了。”在佛经之中,常以千二百五十人数,表示佛祖讲经之时的听众。传说,姚玉麟为破山选择的地方,是一片良田,原属本地一名大地主,于是姚玉麟叫来了地主:“破山大师要修建寺院,你和大师有缘,你家的那片田地,正合适建寺。”地主不敢说不,只得回答:“将军说的是,我尽力供给就是,但不知大师要多少土地呢?”破山说到:“感恩施主,我只要一袈裟地而已。”地主顿时松了口气,心想:一袈裟能有多少,拿去便是,倒还给姚将军卖个人情,于是满口答应。破山见状,脱下搭在身上的袈裟,往空中一抛,顿时遮天蔽日,袈裟的影子投射在大地上,足足有上千亩。“罢了,就是这些吧!”破山一喝,收回了袈裟。目瞪口呆的地主这才反应过来,再想后悔已来不及了,只能诺诺答应。

1653年的秋天,在姚玉麟的大力支持下,寺院开始动工修建。姚玉麟不惜人力、财力帮助破山,仅仅数月,1654年的四月初八,大殿、方丈、僧堂等三十多间殿堂、房舍就完成了,寺院庄严雄伟,蔚为大观。如此快的时间,能完成这样规模的建筑,实在让人难料。民间传说,破山运用神通,将金城寨对面山上的栋梁之木从山间的古井沉下去,作法之后,人们就可以在寺院的古井里打捞出木料。又说,破山借神兵之力,每到晚上,一根根巨石从山上自己剥离,飞到寺院,立得稳稳当当。

寺院建成,如何命名呢?破山早有安排。相传,破山最后一次在宁波天童寺见到师尊密云禅师的时候,密云告诉他:“我禅宗自古以来与桂树有缘,你回四川后,将来见到桂树生根之地,就是你建立寺院,弘扬佛法的地方。”而破山此番修建寺院之地,原本有两株老桂树,民间传为观音菩萨以净水浇灌月宫中的桂树,后分枝两桂赐予人间。破山建立寺院的初衷,是为了恢复佛教的兴盛。他沿袭佛教禅宗的传统,一边耕种自养,一边参禅悟道,这就是农禅并重。流亡之士、饥苦难民、求法僧侣都汇集于破山身边,寺院也宛若一个大的学堂。于是,破山以两株桂树命名寺院为“双桂堂”。今天寺院的大门口尚有破山当年题留的一副对联:“二株嫩桂久昌昌,正快时人鼻孔;数亩荒田暂住住,稍安学者心肠。”寺院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福国寺”。或许寺院初建,姚玉麟希望以佛法之力量,保佑南明的江山。而此时的破山禅师,早已放下了政权的成见,只是希望佛祖保佑天下昌盛安宁,百姓安居乐业。

破山回四川三十余年,创建了双桂堂后住持佛法近二十年。他门下弟子云集,各方学者贤达来往,培养出大批禅门精英,其中堪称得破山法旨,秉承破山禅学思想的,先后八十七人。破山的徒子徒孙近千人,分赴全国各地,尤其在四川、重庆、云南、贵州、湖南、湖北居多,他们恢复各地的名山古寺,传播佛法,度化世人,形成了声势浩大的“破山法派”,而双桂堂也由此被尊为“西南祖庭”、“第一丛林”。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破山禅师的故事之八——开斋破戒…      下一篇 >> 放假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竹翁

西蜀邹氏子,曾于中国佛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佛学。曾任某省佛协副秘书长。现任某区佛协秘书长,某寺管委会副主任。有缘,欢迎同行。联系电邮:keguan001@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