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观的说
行者偶留
http://blog.ifeng.com/96657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破山门下燕居德申禅师的故事之二

2017-05-15 15:16:0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76 次 | 评论 0 条

克观

二、依止破山,临济正传

这一日,德申听说有自浙江天童寺归来的禅师破山海明,住在梁山太平禅寺,参访的人络绎不绝,于是也前往拜谒。德申面见破山之后,交谈之中,提到了在高原法师处求学。破山说:“高原大师是海内著名的高僧,跟他学习是很好的。不过你既然跟唯识大师学唯识,可知道唯识的根本宗旨呢?识得宗旨方能入其门径啊。”破山说罢,又拿起拄杖问到:“你认识这个吗?”拄杖是禅师们常用的木杖或藤杖,既是禅宗法器,也是日常用具。德申回答:“这不就是拄杖嘛。”破山笑了笑。此后,破山常用拄杖对答弟子们的提问,或设疑问,未到众人开口,也是一阵打。德申久学诸宗,次第深入,以掌握各宗学识,哪里曾见过如此乱打,也算教学的?他心生疑惑,于是去向破山辞别。破山问:“我这里你来去也都可以,但是为何要走呢?是不是觉得太清苦了嘛。”德申解释到:“不是不是,我是有亲人在外地,我想去看看他们。”破山说:“你既然已经出家了,哪里还有亲人?你又要到哪里去?”德申却再三强调一定要走。破山说:“你既然执意要去,去就是了,只是你终究还要回来的。”德申辞别破山,沿途挂单住庙,漫无目的的前行。一日,见天上乌鸦飞过,似乎觉得略有所悟,觉得从前所学种种佛学知识,和破山拄杖棒打,皆为佛法,本无区别,是自己分别妄想的心作怪罢了。于是,又返回了破山的万峰山太平寺。

德申向来喜欢穿破衣服,既是条件清苦,也是效古来修行人。破山见德申此装束,常开玩笑说:“孙行者来也!”德申和寺中喜爱闲谈的人相约,组成一“不语社”,规定在开悟之前,如果谁有嬉笑言行,都要自觉的到佛前跪香一柱。此后,德申又跟随破山到中庆寺安居。这年夏季,天气大旱,寺院中吃饭都成了问题。德申不想为寺院增加负担,意欲离开,另寻生存。破山对他说:“古人为求真理,性命身躯都可以舍弃的,就是每日喝白水也要共住求法。”德申听后,不忍离去,继续陪伴恩师。经过几年的师徒陪伴,辗转于川东、川南多个寺院。这年,破山回到大竹佛恩寺,德申也前往亲近。崇祯癸未(1643年),农历的五月二十二日,这天破山拿出写好的源流法卷,对德申说:“万峰客作已多年,一世眼高期浪传,分付冬瓜与瓠子,大端种草自天然。”眼见恩师交付法卷,意在正式传临济破山禅法,德申推辞“难以受师父授法重任啊”。破山说:“不要推辞,你可继续随我住梁山万峰,可以把万峰交付给你,你来住持。你若不住,也可别寻他处,都随你就是。”

德申在破山处得传授禅法不多久,就有忠州的僧俗迎接破山,前往忠州楞伽庵居住。这时,四川江安僧俗前来迎接破山,希望破山到江安万顶山弘法,破山于是派遣德申代为前往。德申在万项山大力弘法禅法,川南一带的僧俗闻风而至,很快恢复了丛林制度。这时,四川战乱又起,德申被弟子们拥护,到贵州避乱弘法。德申在贵州被当地官员、居士相继迎请,四处弘法。此后,又到了湖南武冈,在青螺山恢复了道场,传播禅法。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双桂堂匾额上的一方神秘印章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竹翁

西蜀邹氏子,曾于中国佛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佛学。曾任某省佛协副秘书长。现任某区佛协秘书长,某寺管委会副主任。有缘,欢迎同行。联系电邮:keguan001@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