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观的说
行者偶留
http://blog.ifeng.com/96657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参学日志——泸州云峰寺

2017-07-11 10:23:3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00 次 | 评论 0 条

参学日志

方山云峰寺

(克观)

622日,早上在破山祖师塔前礼祖完毕,师弟、徒弟一行三人出发前往四川泸州。昨天看天气预报分明是多云,车开到四川界后已经是大雨了。高速公路的便利,让我们无需饱受祖师那个时代的车马劳顿,和弟子轮换驱车四个多小时,顺利到达“中国酒城”泸州。泸州的名气自然和泸州老窖、郎酒、叙府酒分不开的。四川盆地的沃土培育了丰富的粮食,川流不息的水系孕育了闻名的酒文化。然而我们此行的目的却是探寻破山禅派在四川遗留的禅宗文化。

方山云峰寺,是破山座下大弟子圣可德玉禅师弘法的一大道场。西南之地,圣可禅师开法三座大丛林:重庆华岩寺、内江圣水寺、方山云峰寺。

从民间百姓的信仰来说,云峰寺的黑脸观音实则更有名气。黑脸观音雕像,是根据佛经里千手千眼观音形象塑造的,共计4000只手,比重庆大足千手观音多了2993只,比福建安海龙山寺的千手观音多了2992只,楠木圆雕金身,堪称世界之最。至于黑脸观音来历有多种传说。一说过去有一个韩姓劣绅,死后骨灰葬在了山上的风水宝地,让整座寺庙鼓不响,钟不鸣,把观音菩萨的脸都气黑了;一说观音菩萨曾在云峰寺显圣,帮寺院打官司,要回了被财主侵占的土地,财主一气之下,抓起一把锅灰撒在观音脸上,从此大殿里的观音脸变黑了。显然,这只是传说:观音菩萨非人非神,已经离欲离嗔,怎么可能生气?如果是现忿怒相,也不是这样一张黑脸;而这张黑脸显然也不是一把锅灰可以染著的。观世音菩萨化身应身很多,黑脸观音或许也就是其中一个。

从历史的角度讲,千年古刹云峰寺更有其禅法的魅力。据《方山志》载,清康熙33年(1694)年圣可禅师的恩师破山禅师来云峰寺,圣可陪他游览全寺和方山九十九峰后,破山对圣可重建云峰寺的功德,大为称道。破山为清初著名的高僧,书法又为当世称道,曾为云峰寺留下两幅墨宝:虬龙踔骧,胚胎怀素;见开创道场的圣可禅师心有犹豫,破山为其留下了“图未就之功,不如保已成之业。悔过往之失,不如防将来之非。处富贵之地,当思贫贱之痛苦,当少壮之时,要知老年之辛酸”的嘱咐。可惜岁月流转,墨宝已不知所踪。

我与云峰寺的方丈智果大和尚相识数年,偶尔手机联系,也数次前来拜访,只是前后见面不过两次。此番大和尚提出迎请复制破山禅师画像,我朋友印制,恭送至方山。蒙大和尚关照,用一整下午时间与我们交流破山、圣可祖师事迹以及云峰寺的历史文化,又言及川内禅宗脉络。大和尚又派当家师陪我们参观寺院,拜谒圣可禅师衣钵塔。而后大和尚亲自陪同我们一行参观藏经楼中的珍贵文物,取出圣可禅师袈裟带钩、钵等法宝,供我们参观礼拜。

智果大和尚陪同我们用过晚饭,又让当家师提供各类文史资料供我们选用,并安排了寺院上客房接待就寝。诚惶之间,不得不感念破山祖师之恩。此行搜集、采访破山禅派脉络工作,人员、资金都有困难。未料,第一站出行,即得云峰寺大和尚鼎力支持,不免感慨于祖师之法力庇护,以及今世法师们对祖师的崇敬,以致我等后人受其荫护,受益良多。

云峰寺的当家宗慧法师为人直爽,心地热诚,数年前来叨扰寺院,我们即初次见面,虽然彼此都因时间而忘却,但今又再见,依旧如故,言谈之间,诙谐之中,皆见法师护法、护寺之心。

云峰寺乃泸州方山主要景观,中峰寺为90年代时任方丈新造,规模宏大,气势磅礴,远远就能见红墙黄顶屹立山间。而圣可禅师复建的下云峰,古意尚存,石雕、木构保留至今,昔日伽蓝规制尽然有序,足见一大丛林景象。

夜幕降临,客居山腰,闻钟鼓历耳,回味下午品茶后的唇齿留香,看山间薄雾笼上楠木林,殿堂的轮廓逐渐浸入夜色,山间的溪流声愈发清晰,远处城镇的灯火在雾霭中依稀可见。红尘、古刹在距离中各自不同,却又似乎融为一体。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破山门下燕居德申禅师的故事之二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竹翁

西蜀邹氏子,曾于中国佛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佛学。曾任某省佛协副秘书长。现任某区佛协秘书长,某寺管委会副主任。有缘,欢迎同行。联系电邮:keguan001@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